• <samp id="mswmg"><strong id="mswmg"></strong></samp>
  • <center id="mswmg"><optgroup id="mswmg"></optgroup></center>

  • 主頁 > 新聞中心 > 新聞資訊 >
    新聞資訊

    發展職業教育 培養大國工匠

    更新時間:2023-05-04 12:42瀏覽次數:
    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實施一周年。黨的二十大報告提出,統籌職業教育、高等教育、繼續教育協同創新,推進職普融通、產教融合、科教融匯,優化職業教育類型定位。中辦、國辦印發《關于深化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改革的意見》明確,推動形成同市場需求相適應、同產業結構相匹配的現代職業教育結構和區域布局。本期邀請專家圍繞相關問題進行研討。
    2022年5月1日起實施的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明確規定,職業教育是指為了培養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使受教育者具備從事某種職業或者實現職業發展所需要的職業道德、科學文化與專業知識、技術技能等職業綜合素質和行動能力而實施的教育,包括職業學校教育和職業培訓。
           從法律界定中可以清晰看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既有廣泛的共性又有鮮明的個性,“職業性”是職業教育區別于普通教育的最鮮明特征。具體而言,一方面,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在為黨育人、為國育才的使命擔當上是完全一致的,二者都要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通過“五育并舉”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高素質人才,為推進中國式現代化、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提供有力支撐。另一方面,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在職責分工上又有著顯著的差異。在人才培養目標上,義務教育階段以后的普通教育主要培養學術型人才,職業教育主要培養技術技能型人才;在教育內容上,普通教育以科學文化與專業知識傳承為核心,職業教育則以技術技能傳承為核心;在課程設計上,普通教育主要遵循學科邏輯、學術邏輯,職業教育主要遵循專業邏輯、工作邏輯;在學習機制上,普通教育基于知識形成機制以間接經驗學習為主,職業教育基于技能形成機制以直接經驗獲取為要;在教學方式上,普通教育強調理論聯系實際,職業教育強調理實一體化;在質量評價上,普通教育更加突出學術導向,職業教育更加突出就業導向;在覆蓋范圍上,普通教育以學校教育為主,職業教育則包括職業學校教育、職業培訓乃至勞動者的終身職業技能培訓。此外,職業教育比普通教育更倚重產教融合、校企合作,更需要發揮企業的主體作用,更強調面向市場、面向實踐、面向人人,更注重對所在區域經濟社會發展的適應性。
            近年來,隨著我國人口結構變化、勞動力成本提高和產業迭代升級,對低技能工人的需求持續下降,對高技能人才的需求不斷增加,就業難與用工難并存。全國總工會統計數據表明,我國高技能人才數量從2016年底的4791萬人增長到2021年底的6000萬人,但仍供不應求。全國技能人才總量超過2億人,其中具有技術等級的僅占三成,初級工、中級工占比73%,高級工非常缺乏。因此,迫切需要大力發展職業教育,通過職業教育與培訓不斷提升勞動者素質,將大量就業困難的低技能人口轉化為市場短缺的高技能人才,從而實現由人口紅利向人才紅利轉化。另外,從國際競爭來看,我國不僅需要在先進制造業和關鍵核心領域解決“卡脖子”問題,還需要在獲得從0到1的原創性突破后解決如何完成技術實現、產品落地問題,這同樣需要培養造就一大批熟練掌握先進生產 工藝的高素質專業技能人才。
           黨和國家高度重視職業教育發展,特別是黨的十九大以來,黨中央、國務院連續發文,高位部署職業教育改革工作。2019年,國務院印發《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2021年,中辦、國辦印發《關于推動現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意見》;2022年,實施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中辦、國辦印發《關于加強新時代高技能人才隊伍建設的意見》《關于深化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改革的意見》。在這些國家頂層設計和重大部署中,優化職業教育類型定位、構建高質量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增強職業教育適應性和吸引力是反復強調和持續深化的重點任務,也是未來仍需持續發力的改革方向。
           一是引領職業教育類型定位實現從“雷同”到“不同”再到“協同”的躍升。長期以來,由于定位不清,使得職教淪為普教的低層次雷同者,損傷了職教的吸引力。近年來,經過國家層面的持續強化,職教與普教“不同類型,同等重要”的理念深入人心,實現了職教類型定位的重大提升。黨的二十大報告提出“統籌職業教育、高等教育、繼續教育協同創新”,從系統觀視角提出協同創新的更高要求,指引了職業教育類型定位的未來方向。
           二是持續深化現代職業教育體系改革。今年教育部設計啟動實施了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改革推進工程,圍繞建立健全多形式銜接、多通道成長、可持續發展的梯度職業教育和培訓體系總體目標,充分發揮我國的制度優勢和組織優勢,以職普融通、產教融合為抓手,依托“一體兩翼”改革載體,全面推進五大任務。
           三是圍繞“兩個服務”功能定位持續增強職業教育適應性和吸引力。“兩個服務”是指服務學生的全面發展和服務區域經濟社會發展相統一,以人為本、提高質量,努力為不同稟賦的學生提供多元化學習機會和成才通道;以產定教、以教促產,著力為本區域培養適應產業發展需要的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這是辦好人民滿意的職業教育的必由之路。
           職業教育是技能人才的搖籃和促進就業的重要途徑,通過體系化的技術技能培訓、專業知識培養和職業道德教育,使受教育者具有滿足工作崗位需求的關鍵能力素質。職業教育體系包括職業學校教育和職業培訓:職業學校教育分為中等職業學校教育、高等職業學校教育,前者由高級中等教育層次的中等職業學校(含技工學校)實施,后者由???、本科及以上教育層次的高等職業學校(含符合條件的技師學院)和普通高等學校實施;職業培訓包括就業前培訓、在職培訓、再就業培訓及其他職業性培訓,由相應的職業培訓機構、職業學校實施,其他學?;蚪逃龣C構以及企業、社會組織可根據辦學能力、社會需求,依法開展面向社會的、多種形式的職業培訓。
    我國已建成世界上規模最大的職業教育體系。目前,職業院校共有1.12萬所,在校生超過2915萬人,中高職學校每年培養1000萬左右的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自2019年以來,高職院校3年累計擴招413萬人,“中職—高職???mdash;職業本科”一體化職業學校體系基本建立,與基礎教育、高等教育、繼續教育形成融通機制。新版職業教育專業目錄更新幅度超過60%,更加適應經濟社會發展。技工院校共有2500余所,在校生440余萬人,2022年度共招生160余萬人,畢業生120萬人,就業率達96%以上。全面推行工學一體化技能人才培養新模式,力爭“十四五”期末實現“百千萬”目標,即建設100個工學一體化培養模式專業,1000所技工院校參與實施工學一體化培養模式,培訓1萬名工學一體化教師。職業技能培訓以促進就業創業為導向,“十四五”期間將面向城鄉全體勞動者組織實施補貼性培訓7500萬人次以上,為經濟社會發展提供高質量技能人才。

     隨著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深入推進,職業教育對經濟社會發展需求的適應性得到持續增強。當前,更需要以服務發展、穩定就業為導向大力發展職業教育。
            一是回歸勞動本源,做強就業導向。在培養目標上更重視專業性,在培養規格上更強調職業性,在培養內容上更側重應用性,在培養方式上更突出靈活性。勞動要素是職業教育發展的動力源泉,職業勞動要推動個體價值與國家利益相統一。職普融通、產教融合、科教融匯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是教育與職業勞動的緊密結合,將不斷滿足產業技術進步、社會就業創業和勞動者職業發展需要。
           二是積極應對經濟轉型和產業變革,推動技能轉型。當代經濟社會正處于從傳統的技術經濟范式向數字技術經濟范式轉變的階段,科技創新牽引產業智能化升級,迫切需要大量既有扎實理論知識又有精湛專業技能,既可以解決復雜的技術問題還具備創新能力的新型高素質技能人才。近年來,技能人才工作多向發力共促職業教育培訓提質培優,破解勞動力能力結構性短缺風險,充分發揮《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分類大典(2022年版)》(以下簡稱《大典》)對職業教育培訓改革的基礎性和導向性作用?!洞蟮洹肥状螛俗R97個數字職業,“技能奧林匹克”風向標引領了我國技能人才和職業教育的轉型方向。
          三是走多元融合發展的育才之路。數字經濟背景下,技能形成體系向多元融合方向演化。2022年10月,中辦、國辦印發《關于加強新時代高技能人才隊伍建設的意見》強調,構建以行業企業為主體、職業學校(含技工院校)為基礎、政府推動與社會支持相結合的高技能人才培養體系。同年12月,中辦、國辦印發《關于深化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改革的意見》明確,打造市域產教聯合體和行業產教融合共同體。由此,形成多元主體和資源要素共同投入、協同培育技能人才的新格局,極大提升了人才培養與配置效率,促進高質量充分就業。近年來,部分省份先行創新實踐并初見成效,廣東省面向20個戰略性產業集群,以龍頭企業為牽引,集聚用人單位和院校等構建以產業崗位標準為引領、以院校學生和教學資源為基礎、以職業技能等級評價為紐帶的“產教評”融合發展技能生態機制,開展學生學徒制、技培生復合型技能人才培養,加快打造掌握新職業新技術的新工匠隊伍。
    產教融合是產業與教育兩個系統融合而成的有機整體,是職業院校與行業企業依托各自資源、發揮各自優勢、以協同育人為核心所進行的一體化辦學模式,是現代職業教育的基本特征,也是最大優勢。加快建設市域產教聯合體和行業產教融合共同體,將職業教育與行業進步、產業轉型、區域發展聯結在一起,既有利于推動職業教育供給側與產業需求側有機銜接,提高人才培養與產業需求匹配度,又有利于創新良性互動機制、促進地方經濟和職業教育同步健康繁榮發展。
    我國從中央到地方積極探索產教融合的新思路、新模式。2019年10月,國家發展改革委、教育部等6部門聯合印發《國家產教融合建設試點實施方案》,計劃用5年時間,試點布局建設50個左右產教融合型城市,在試點城市及其所在省域內打造形成一批區域特

    色鮮明的產教融合型行業,在全國建設培育1萬家以上產教融合型企業,建立產教融合型企業制度和組合式激勵政策體系。各地積極探索實踐,形成了一些產教融合的成功經驗。
            一是聚焦政策激勵,提高企業參與辦學積極性。山東省出臺《關于推進職業院?;旌纤兄妻k學的指導意見(試行)》《關于印發“金融+財政+土地+信用”產教融合10條激勵措施的通知》等,將企業參與產教融合激勵措施落地落實,吸引包括行業領軍企業、專精特新企業在內的524家規模以上企業參與職業教育;對企業興辦職業教育投資符合規定的,按投資額30%的比例,抵免企業當年應繳教育費附加和地方教育附加,2019年以來共為產教融合型企業減免費用2692萬元;推動職業院校因校制宜打造校企合作共同體,建設混合所有制二級學院322個、專業993個、實訓基地1900個,拉動社會投資120多億元,企業參與辦學積極性明顯增強。
           二是聚焦統籌規劃,促進職業教育與地方經濟同步發展。江蘇省按照工業向園區集中、人口向城市集中、住宅向社區集中的總體趨勢和要求,建立職業院校與產業園區建設良性互動機制,努力實現職業院校與產業園區同步規劃、同步建設、同步發展。該省13個設區市有9個建有職教園區,80多所中高職院校入駐,超過60%的縣級職教中心易地新建到產業園區、開發區或高新區,在園區就讀學生達60余萬人。推進引企入校、辦校進廠、企業辦校等校企深度融合模式,該省有全國示范性職業教育集團(聯盟)27個、以行業為紐帶的省級職業教育集團139個,聯結起職業院校400余所、加盟企業2100余家。
          三是聚焦協同育人,提升高技能人才培養質量。浙江省充分發揮行業企業參與辦學作用,首批組建10個職業教育行業指導委員會,制定《浙江省深化產教融合推進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實施方案》等,遴選產生248個產學合作協同育人項目、20個產教融合實踐基地、101個實習實訓基地和15個產教融合聯盟,其中10個實訓基地獲批國家級基地,27門職業教育類課程獲評教育部思政示范課程,入圍數量位列全國第一;在全國職業院校技能大賽中獲一等獎34項、二等獎45項、三等獎18項,總獲獎項數居全國第一方陣,人才培養質量顯著提升。
           四是聚焦精準對接,提高產業需求與人才培養匹配度。廣東省聚焦區域發展新格局,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院校布局和區域發展契合度明顯提升。該省根據產業發展情況,新增6所高職院校,整合“空、小、散、弱”中職學校18所,著力打造“教、科、產、城”融合發展示范區。對接產業升級和技術變革趨勢,進一步調整優化專業結構,形成緊密對接產業鏈、創新鏈專業體系,專業設置覆蓋全省現代化產業體系,62%的專業對接現代制造業、現代服務業和現代農業。
    五是聚焦合作深度,探索產教融合新模式。貴州省探索“產業園區+標準廠房+職業教育”新模式,逐步實現“學校辦到園區去、車間搬到校園來、專業圍著產業辦、學生就近找工作”和“廠校合一、人員同訓、設備共享”等深度合作模式,支持建成38個職教集團,54所職業院校入駐工業園辦學,支持19所院校開展現代學徒制試點建設項目;確定貴陽市為產教融合型培育城市,確定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等13家企業為產教融合型企業;立項建設貴州職業技術學院航投航空學院、貴州電子科技職業學院華為大數據學院等多個混合所有制產業學院。
    隨著21個國家產教融合試點城市認定和各地4600多家產教融合型企業成功培育,我國已初步形成城市為節點、行業為支點、企業為重點的產教融合推進機制,有效推動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
     

    分享到:

    相關文章:

  • <samp id="mswmg"><strong id="mswmg"></strong></samp>
  • <center id="mswmg"><optgroup id="mswmg"></optgroup></center>
  • 免费日逼网站